贵圈丨贾乃亮婚姻名存实亡,马蓉不让王宝强爽……婚变里谁都一样

天富资讯 2019年04月19日 15:27:44 阅读:172 评论:0

划重点:。

婚姻使贾乃亮失去自我。李小璐喜欢什么,他就变成什么样,他以为公众爱看什么,就拼命提供什么。失婚再度改变了他。正如这次他出现在公众眼中的休闲作派,人们发现,风波过后,贾乃亮“去油”了,整个人变得松弛和沉稳很多。 对任何人而言,失婚都是痛事,即便是风光无限的男明星们。他们一样要面对失婚的挫败感、离异后的孤独、独自生活的鸡零狗碎。比普通人更甚,只要出现在公众视野,离婚这个标签就会如磁石般牢牢吸附住他们,甩也甩不掉。 在《给自己的歌》里,李宗盛写道:“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闻不得女人香。”这首歌,潘粤明也唱过,在综艺节目《跨界歌王》中——正是这档节目让《白夜追凶》的制片人注意到他。节目中,潘粤明用一块红布蒙住双眼,唱到“是不能原谅”一句时,声嘶力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

文/郝琪 编辑/向荣。

毫不意外,贾乃亮最近一次上热搜依旧是因为婚姻。八卦号曝光了他和李小璐的离婚协议书,两人双双否认。当天,有人在成都双流机场拍到了贾乃亮,一副休闲作派。

事到如今,在公众眼中,两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毕竟,自2017年年底两人在东方卫视跨年晚会的尴尬表演后,夫妻二人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一同亮相。

如今与贾乃亮接洽采访,他会提前知会记者,不想谈婚姻和家庭,如果想聊这个,那就算了。过去可不一样,贾乃亮出了名地喜欢提及妻女,他的知名度多少是被李小璐带动的,甜馨的机灵可爱也帮他圈了不少粉。

那时,贾乃亮出现在观众眼中,多数是在晒妻女、沉迷小咖秀,在综艺节目中拼命找梗,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唱跳并不擅长的韩文歌舞。他努力制造综艺效果,却经常适得其反——扮帅时常常让人觉得土,逗笑总令人尴尬。他没有浑然天成的幽默感,用力过度却往往不得要领。

婚姻使他失去自我。李小璐喜欢什么,他就变成什么样,他以为公众爱看什么,就拼命提供什么。失婚再度改变了他。正如这次他出现在公众眼中的休闲作派,人们发现,风波过后,贾乃亮“去油”了,整个人变得松弛和沉稳很多。

2018年上半年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贾乃亮都没在公众面前露过面。再度出现时,他剃了寸头,似乎打算“从头开始”。工作室也有意引导,放出一组黑白写真,配文:“清爽圆寸,刚劲有力。黑白质感,成熟稳重,了解不一样的贾乃亮”。

图片来源:贾乃亮工作室微博 #writer摄

2018年5月,他为新戏《誓言》站台,眼神中没有拼命讨巧的谄媚感,显得沉静、坚毅。

此后贾乃亮所接的戏是硬核军旅题材《伞兵魂》。媒体见面会上,他穿着军装亮相,瘦了20斤,皮肤晒得黑黑的。他说,“有了这次的磨砺,以后遇上各种各样的困难,也许我都会觉得不算什么。”听上去似乎有意打磨自己,但人们还是不可避免地联想到他自我磨砺的理由——对抗失败的婚姻。

综艺节目《幻乐之城》中,贾乃亮一身朴素黑衣,走到舞台中央与何炅拥抱,接过话筒说:“有点紧张,大家,好久不见。”他是真紧张,也是一反常态地真安静,甚至因为心事重重而显得有些沧桑。节目中,他饰演外卖小哥,一人分饰两角,表现不错,演技不再如昔日般浮夸,眼神中难得有了令人惊喜的故事感。

观众们发现,婚变后,贾乃亮好像终于有时间沉淀下来,从跑偏的轨道回归了。舆论也开始转向他,对眼下的这个贾乃亮有点好感,有点心疼。

婚变使他涅槃。但这样说或许不公平,毕竟,对任何人而言,失婚都是痛事,即便是风光无限的男明星们。他们一样要面对失婚的挫败感、离异后的孤独、独自生活的鸡零狗碎。比普通人更甚,只要出现在公众视野,离婚这个标签就会如磁石般牢牢吸附住他们,甩也甩不掉。他们还要面对争议带来的疲惫、更大体量的利益之争、无处解释的诋毁及公众不明真相的评判。

1。

那些最终失去婚姻的人,并非没有向往过美好婚姻。

李静问过贾乃亮,何以在婚后从内向变外向,贾乃亮满脸得意:“美的呗。”。

贾乃亮和王宝强都属于爱得卑微那一类。王宝强对马蓉一见钟情,初识时,在电视台实习的马蓉采访他,他甚至不敢正眼看她。贾乃亮追李小璐时还是个穷小子,为投其所好,打了一排耳洞,导致耳朵化脓。2012年,贾乃亮在活动现场求婚,当着众人的面单膝跪地、掏出戒指,狠狠满足了李小璐的公主心。

刘恺威和潘粤明的婚姻开场同样很甜。刘恺威和杨幂一度爱得很高调,在线上线下展现恩爱生活。2013年9月12日,刘恺威晒出自己的手机桌面——与杨幂的亲密接吻照,从此开始每年准点在微博上为对方庆生。潘粤明和董洁则一度被视为圈内的金童玉女,董洁是潘粤明的“小D”,董洁怀孕后,担心她低头不方便,潘粤明每晚为她读书;2009年,潘粤明在一起严重的车祸中受伤,等待救援时,他找出董洁与儿子的照片看,直到救护车到来。

失婚之后,比舆论压力更早到来的是挫败感。在这一点上,潘粤明表现得尤为明显。

他后来多少说过当时的状态:关在屋子里,不去工作,也不见人,任由自己堕落。直到念及父母变老,生计问题摆在跟前,总逃避不是办法,才试着走出来。但他还是不能释怀,上节目泪洒现场。离婚第二年接受采访,他满脸想不通:“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儿,太拧巴了,你怎么能这样呢?就觉得好好的一个家,你怎么能这样呢?不应该,就是觉得不应该。”。

2013年,潘粤明出演五百导演的《脱轨时代》,一张脸灰扑扑的。他的角色刘铮是个出轨后离婚,离婚后又想家的人。潘粤明跟五百说:“导演,有什么你想知道的你就直接问,不要不好意思。我现在的状态是挺颓的,其实跟我们剧中的角色挺符合,你可以利用我这一点。只要咱们能把这个戏拍好。”。

《脱轨时代》剧照 #writer摄

这部戏评价一般。潘粤明的事业持续走低,从男主角一路降维成男N号。直到2017年遇上《白夜追凶》,他才再度火起来。此时,人们发现,沉寂5年的潘粤明发福了。人们同时发现,他远没有那场离婚大战中被塑造的那样暴躁、人品差。相反,他一副好脾气样儿,终日写字画画,不争不抢。颓靡还未完全散去,但神奇地转化为一种接纳命运的逆来顺受。粉丝的概括更可爱些:“奶凶又萌丧”。当时潘粤明43岁,开始收获迷妹。

2。

对男明星而言,工作或许是最好的自救方式,但不是所有人都能逆势翻盘。

王宝强婚变后,他自导自演的喜剧电影《大闹天竺》上映。电影发布会是王宝强离婚后首次公开亮相。现场布置得很热闹,物料充足,互动丰富,三位前来助阵的主演都很卖力。可大家只想知道,王宝强的离婚案怎么样了。

他终究避不开这个问题,只好老老实实地交待:“近期关于我自己,人生发生了很大变化,打击很大,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状态不是那么好,但是我知道痛苦在每个人身上确实挺难挺过,我自己一直说服自己,我想到我父母、孩子、亲朋好友给我鼓励关爱,帮助我渐渐走出阴影。我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多,相信美好。我的婚姻交给法律,我相信法律公平公正,我自己要坚强挺过,投入工作中,不能在这时候垮掉,人生会遇到很多事,重新开始没什么。”。

说这话时,王宝强眼睛向下看,有些无奈、落寞、手足无措,字里行间全是在说服自己要坚强。一直如此。一直以来,王宝强都过得很苦。他真正来自底层,家境贫寒,十几块钱的学费也交不起,8岁就去少林寺习武,14岁就来北京寻梦,每天在北影厂门口蹲活儿,如今的一切是他一点一点“苦”出来的。

这样一个人,婚恋观也很朴素,无非是想找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但他太老实了,老实到他的悲伤都带着不断的自我安慰,老老实实地露出憨笑,相信明天会更好。他是一类男人的写照——人到中年,苦苦挣扎,面对婚变,不敢悲伤。因为悲伤是奢侈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现实问题都等着你去解决。即便王宝强早已实现阶层跃升,但昔日的苦,还是让他咬着一口牙,不敢放肆。

遗憾的是,《大闹天竺》没能成为他婚变后的成功转型。电影口碑很糟糕,帮王宝强一举拿下当年的金扫帚奖。观众吐槽电影,但原谅王宝强,尽管这种原谅多少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同情,“他都这么惨了”。

王宝强《大闹天竺》工作照 #writer摄

这两年,王宝强作品不多,当然,潘粤明也是在几年积淀后才迎来一次爆发,是将苦涩的经历内化为演技,才有了让人过目难忘的表现。而王宝强获得关注仍然是因为婚姻。即便他想消停,他的前妻马蓉也不允许。每次,马蓉一有风吹草动,王宝强都要上一次热搜。人们关心他官司怎么样了,是否夺得孩子抚养权,有无新恋情。

他的离婚是明星离婚中最不体面的一种。如报道属实,那他身家几乎被掏空。即便如此,马蓉还要闹上门来,带着剪刀,躺在地上,拍下被“家暴”的照片,逼迫他将一地鸡毛摊开给众人看。

这世上有看起来还算好的离婚。明星界的代表是王菲和李亚鹏。体面地互相祝福,离婚后,两人也还有联系和合作,孩子照旧从父母那里得到充足的爱。

但有些事情是不足为外人道的。王菲和李亚鹏都不太谈论过去这段婚姻。曾有记者到丽江采访李亚鹏,写下《离开天后的日子》,文中提及王菲,但更多是在讲他离开王菲之后的个人事业和追求。李亚鹏很生气,在微博上斥责对方写的是“如此八卦令人作呕”的报道——显然,他很在意。

还有一次,鲁豫采访他。李亚鹏讲到自己曾长达6年毫无进账,依靠个人积蓄和借款生活。

鲁豫问他:“那你不害怕吗?你还得养家呢。”。

李亚鹏尴尬地笑了笑,说:“所以我离婚了嘛。”鲁豫忙打岔,说不能这样挂钩。李亚鹏连连摆手,轻轻碰了碰鲁豫,解释自己是在开玩笑,表情苦涩。

李亚鹏 #writer摄

他显然是那种拥有传统家庭观念的人。在《杨澜访谈录》中,李亚鹏分享过他认为最幸福的时刻——妻女把吃不完的剩饭给他,他就像儿时父亲所做的那样,把它们大口吃掉。

离婚让他充满挫败感,理由是没能给李嫣一个完整的家。在鲁豫的采访中说起婚姻,他紧张地喝水、挠头、眼中泛泪。

离婚近6年,在百度搜索李亚鹏,出现在第一页的搜索结果没有一条无关王菲。他是天后的前夫,他似乎必须承受这一切。

离婚后的李亚鹏努力想要塑造自己“社会企业家”的形象,他志不在演戏,将做生意看作自救的方式。但他又过于理想化,缺乏生意人的趋利性。他最出名的项目是曾号称投资35亿的雪山小镇,最后,以不到2亿的跳楼价甩卖出去。

3。

生活当中,有些东西注定无法自救。

韩国有档综艺叫《无确幸》,号称“史上最丧真人秀”。节目将四位失婚或刚分手的男艺人放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旅行。四人分享自己独居生活,丧得很有共鸣。比如,水果只能买小份,因为没人分吃,很快会烂掉;喝完酒不要泡澡,没人叫醒可能淹死;贴个药膏,也要先用双面胶贴在墙上,然后背对着墙猛力向后一撞,让它贴到背上。

节目中的4位大叔看到别人的婚礼,真诚祝福,眼含向往,却将自己再次踏入爱情看作“说胡话”。被赶出婚姻的中年男人最大的伤痛,是他们已经丧失了对自己的信心,明明对温暖那样向往,却只敢卑微地站在远处伸颈观望。

在中国,这样的节目大概不可能出现,至少照目前的情况看,没有哪个男明星愿意将自己失落的一面剖开,赤裸裸地袒露给观众。但他们的失落还是有迹可循。

2018年12月,贾乃亮在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参加扶贫攻坚的活动 #writer摄

今年开播的综艺节目《哈哈农夫》中,贾乃亮不再像过往那样,张口闭口都是甜馨。少有的几次提及,他也是吞吞吐吐:“我……我想我家小孩了。”但这样隐而不发的感情,更显得真实且深厚。

每年,潘粤明都会在顶顶生日时发条微博:一头小牛外加一支红气球。但他不敢在公开场合过多谈及儿子。为数不多的一次是,他参加《天天向上》,汪涵问他,现在和顶顶在一起的时间不是特别多吧?潘粤明摇摇头,热泪盈眶。还有一次,董洁带顶顶参加《妈妈是超人》,在节目中谈起顶顶父亲,说要“面对现实”。潘粤明忍不住,发了条微博,“真要面对现实、敢不敢把真相讲出来”。

婚姻走到尽头,爱往往早就没了,剩下的是利益相争和令人疲惫的撕扯。

黄毅清是这当中的典型代表。他不是娱乐圈人,却抱着娱乐圈的大腿不想离开。2014年,法院就已判处他与黄奕离婚,但他持续多年,契而不舍地撕前妻,不时将两人婚姻存续期间的隐私照片爆出来。后来,他撕马苏,撕周立波,撕张丹峰,总之,谁有负面传出就撕谁。

被网友戏称为“娱乐圈纪检委”后,他撕得更起劲了。不知该说他是执念深重还是尝到甜头、紧追不放。总之,他专注于撕,吃相难看,迅速地消耗着人们对他作为失婚男人有限的同情。

说到底,失婚与婚姻都是冷暖自知的事,过程当中的艰辛、不堪、挣扎是无法诉与他人的。正如贾乃亮在《哈哈农夫》中所说的那样:“我不需要安慰,我只需要你陪伴在我身边就够了。”。

在远离北京的西双版纳,夜色安静,饭饱之后,他不经意地透露:“其实在城市里,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我去怀念的东西。”。

追溯到更早期失婚的李宗盛,写了无数给失婚女人的歌。后来有一次,他在演唱会上说:“其实失婚的男人也很可怜,可怜到你说你苦都没人相信。”又说,“再好再坏也不过就是那个样子。那些个老男人的沮丧和渴望,也都能在‘我为王在自己的国度’里消解。把卧房的劲头转移到厨房,是另一种境界,关键就在于‘我比你忍得住’。”。

在《给自己的歌》里,李宗盛写道:“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闻不得女人香。”。

这首歌,潘粤明也唱过,在综艺节目《跨界歌王》中——正是这档节目让《白夜追凶》的制片人注意到他。节目中,潘粤明用一块红布蒙住双眼,唱到“是不能原谅”一句时,声嘶力竭。

2016年,潘粤明在《跨界歌王》舞台上演唱 #writer摄

后来,在接受鲁豫的采访时,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回看这一次演出,他眼眶里噙着泪,但努力克制,睁大眼睛,转移话题,问鲁豫“怎么样?”这才假装不经意地伸出手来,偷偷把眼角的泪勾掉。

他说他还相信爱情,相信婚姻。鲁豫问他,碰到一个你特别爱的人,还是会进入婚姻的?。

潘粤明说:“那谁知道,这个东西就随缘分吧。我预测不到,要不然又成一口实了。我跟你说这美好那美好,咣当,又撞南墙上了,对吧?一脸血回来,‘哎呀,鲁豫,咱俩再聊聊吧’。”。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