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工联会:香港再乱 就会变成内地发展反面教材

天富新闻 2019年08月24日 18:03:05 阅读:14 评论:0

(原标题:“香港再乱下去,就会变成内地发展的一个反面教材。”)。

由“反修例”所引发的游行示威中暴力行为持续不断,香港工联会因曾支持特区政府修例,其位于土瓜湾的工人俱乐部上周六遭到了反对派的暴力冲击。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持续数周的罢工游行对于基层工人的影响愈发严重,呼吁更多的香港市民能够站住来止暴制乱。

工联会因支持特区政府修例而被怀恨在心。

《环球时报》:目前这些游行对于基层工人的影响是怎样的?。

吴秋北:毫无疑问带来了很多的不便。一方面是社会秩序、生活上、交通上的不便,另外是对整个经济的打击,特别旅游、餐饮、酒店、零售、运输、物流这些行业基本上打击一大片,营业额减少了30%到40%。有一些个别的,包括我前些天去过的一家眼镜专卖店,营业额减少了60%。

而这些反对派暴徒竟然无耻地说这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特区政府的问题,他们号称只有整个经济瘫痪了,特区政府才会知道痛,才会成全他们的诉求。这个是完全把香港整体利益、打工仔的利益置于他们的政治或者暴力的一个牺牲品当中。要追求“自由”却把其他人的自由牺牲掉,这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做法。

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资料图) #writer摄

《环球时报》:工人俱乐部本身和反对派的所谓诉求并没有直接关系,他们为什么会来冲击工人俱乐部?。

吴秋北:工联会在修订逃犯条例中是旗帜鲜明地支持特区政府去堵塞这个法律漏洞的,反对派对此一直怀恨在心。整个“反修例”的过程中,每一个支持整个特区政府、支持警察的团体、个人,他们都会去针对、打压或是冲击。

工人俱乐部是我们工联会在1958年通过工友们捐款筹款直到1964年建成的。当时有的工友一捐捐出了自己一两个月的工资,可以说是我们工联会成员用自己挣来的血汗钱建成的这样一栋大楼。

他们冲击那天其实我们早有防备,里面是有人手在的,当然我们也不想跟那些人有直接的冲突。但他们的涂鸦对工联会的一种侮辱,也是对打工仔的一种挑战,这些我们会记住的。在香港刑事毁坏是很严重一件事情。

那些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的人用黑色喷漆涂抹的同时还有其他人拿雨伞把他们挡住,可见他们是有预谋的,知法犯法,这是对法治的挑战。这些真正的暴徒还用港英时代的口径来形容1967年工人们的反英抗暴,这是可耻的,是与工人为敌。

工联会的工人俱乐部 #writer摄

《环球时报》:现在香港工联会注册的工人大概有多少?。

吴秋北:工联会现在会员有42万。香港所有的行业基本上都有工会,目前工联会下属的工会有290多家,是全港最大的工会组织。

反对派之前搞的所谓“三罢”(罢课、罢市、罢工),号称全港的工人参与了罢工,这完全是骗人的幌子。在他们宣布罢工的时候,工联会就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他们所搞的罢工都是骗人的,是彻底失败的罢工。最多就是有部分人去请假没上班而已,真正的罢工哪有只搞一天的。他们搞不成罢工就去搞地铁,让民众以及地铁雇员上班受阻,这是“被罢工”。这也是很荒谬的做法。

正气不彰邪气便盛,我们就是要凝聚正气。

《环球时报》:从最初香港市民默默忍受反对派的极端行径,到越来越多的“沉默大多数”开始发声,但还是有很多正义勇敢的发声者遭到极端反对派的围攻谩骂,您怎么看这种情况?。

吴秋北:这些示威者他们一方面是要求有各种的自由、政治民主,但是他们所示威之处、占领之处所展现的都是他们的暴政专政,一个地方有不同的声音都会受到很严重的打压。民众如果还是沉默的话,只会更加纵容这些暴徒。所以我们必须要谴责,只要有人喊出第一句,肯定会有其他的民众呼应,这样暴徒们的气焰就不会那么张狂。

很多人说,反对派们在搞黑色恐怖,因此也有了一种寒蝉效应,有一部分民众是敢怒不敢言,这种情况下社会正气就彰显不出来。正气不彰、邪气就盛,所以我们还是要凝聚正气。我们做了好多集会,想要把这种正义的声音凝聚起来放大出来,让民众敢于对这些暴徒暴力说不。我相信香港的主流民意,还是想要有一个安定、有法制、有秩序的一个生活。

《环球时报》:您对于反对派自称没有“大台”(幕后指挥者)怎么看?。

吴秋北:反对派自己坚称说没有“大台”也是他们的一种策略,说参与者都是代表自己、没有人去组织,但这只是他们迷惑青年的手法而已,因为这样真正的“大台”就可以躲避责任,所以我们必须揭穿他们。

无论是他们现场的指挥,还是网络上的操作,都能看到他们通过telegram、连登等网络社交媒体平台来动员。他们要搞的有着很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甚至恐怖主义苗头,民众必须要认清楚这个事情的本质。

《环球时报》:香港警方一直受到反对派的无端指责,您是否觉得香港警方的行为已经是很克制了?。

吴秋北:把香港整个警察的执法情况拿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说是最克制最保守的。香港警察之所以那么克制,是因为不想见到有流血、有伤亡,但克制也导致了暴徒的变本加厉。

警察是香港法治最后一道防线,反对派们非常的痛恨这样一条防线,反对派暴徒如此针对警察的意图就是想把香港的警力瓦解掉。他们说警察是黑警,然后还去把警察的家人起底,进行网络的欺凌。

我估计9月2号开学后,有一大部分的警察家属、学生会受到那些有问题的老师的针对,以及不明白事理的学生的欺凌。现在有一百多个警察受伤,但香港媒体很少报道这些内容,可见他们也是有意图地去打击警察。幸亏现在全国14亿的同胞对于香港警察这种忍辱负重给予了很大的精神支持。

《环球时报》:近来深圳在进行武警演习,反对派将这称为一种“恐吓”,对此您怎么认为?。

吴秋北:这种说法是很荒谬的,一般民众怎么会觉得武警会去恐吓他们?如果一个人不去做犯法的事,不去暴动搞冲击怎么会害怕?只有那些真正是做了犯法的事、心里有鬼的人才会害怕。这就很充分说明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在犯罪。深圳的武警当然现在是不可能一下就到香港来执法的,这个是有“一国两制”的规定的。连在深圳的武警他们都觉得害怕,那说明他们是做了多少龌龊肮脏暴力的事。

解放军是在香港有驻军的,派什么军种来到香港驻军也是中央军委所决定的,《基本法》的第14条、第18条对于香港的稳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保障。如果反对派不断地把暴力冲击升级,威胁整个国家的领土完整、“一国两制”的实施的话,我们是有手段来保护香港的,不会任由他们去肆意妄为!。

“五大诉求”就是“五大荒谬”,是反对派颜色革命的借口。

《环球时报》:您认为香港现在的问题源自哪里?。

吴秋北:香港的深层次经济结构上的矛盾,垄断资本所导致的贫富悬殊对于这次的风波起了很大推波助澜的作用。民众对于政府有不满的地方就整个卷进去,说明这些深层次的问题很容易令一些政治议题燃烧起来,这是特区政府需要正视的问题。再加上外部势力的渗透,内因加上外因就成为了这次的运动风波。

整个经济命脉、土地高度垄断,特区政府应予以重视,并想办法来改变这种格局。当然这是个很困难的过程,但是已经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否则永远是一个导火线就可以把其他问题燃烧起来。

贫富悬殊的问题,工联会一直在让政府在劳工政策、收入分配、税收以及养老等方面有一些大的动作,能够最后让打工仔基层分享香港发展的成果,有更多的像内地所说的获得感、幸福感。

在土地上面必须要更加积极地去找地、觅地来建更多的公营房屋提供给轮候的人。现在轮候的人有30万、40万,以前的轮候时间是三年,现在已经增加到五年,这个情况是必须要去改善和解决的。

《环球时报》:反对派要求撤回暴动定性、不指控违法人士,您觉得他们的诉求合理吗?。

吴秋北:他们所谓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是很典型的颜色革命的提法,是他们要把整个暴力运动继续下去的方式。

首先他们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现在特区政府已经告诉公众整个修例工作已经完全停止了,所以这个已经谈不上诉求了。

第二个暴动定性不是特区政府说了算,而是他们自己的行为说了算,也就是说,有一些人犯的暴动罪就必须要有相关的法律来控告他,这个不是什么定性的问题,这是法律的问题。此外要求犯了法的人不被检控更加荒谬,要求马上释放犯罪分子,这是明显地违反法治。

他们还要求成立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这其实也是为了针对警察、瓦解警力。一面搞着颜色革命,一面说要查警察,这是狼子野心。成立了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他们就会不断的去传唤警察,这样会导致警方无法执法。

另外一个就是要求进行双普选,这个是毫无法律依据,而且还要马上进行,这是更不现实的东西。可见他们所谓的五大诉求就是五大荒谬,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暴力行为和颜色革命找借口。

《环球时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愿意建立一个沟通平台,并表示愿意到基层去展开对话,这反映了特区政府一个怎样的信号?。

吴秋北:特区政府一直想要跟相关人士去对话,但反对派他们搞的所谓无“大台”,也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想沟通。每一个想要出来沟通的人反而会遭受他们的攻击,说 “你不代表我”。这也是政府现在非常困难的地方,想要对话却对话不成。

暴徒不对话没办法,但政府还要面对其他民众,比如说到工联会来听听我们对于施政报告的一些诉求,未来在改造现在经济结构、改造施政、改造现在社会这种高度垄断的一些做法要多听听民众的心声,特别是在经济、社会福利方面民众的声音,这种沟通对话的平台是非常需要的。

沟通平台也是解决现在这种政治冲击的一个出路。有更多的民众直接来跟政府的官员对话,那反对派所劫持的那些民众就越来越少,这个运动就会慢慢下去。当然,这些反对派以及这些暴徒他们是不想对话的,他们的意图不是真的要对话,他们是要让冲击、暴力继续下去。

《环球时报》: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下发了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通知,有人说这给了深圳一个新的发展定位,但可能会危及到香港的地位,您怎么看?。

吴秋北:现在深圳的GDP已经超过香港了,内地给予深圳的这种定位其实是配合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作为考虑的。中央给予了深圳更多的任务并给予了政策上的支持。

尽管香港有现在这些“情况”,中央政府都一直在很大力度地支持香港的“一国两制”,面对内地的发展,我们也不会停步。

当然,会有一部分自我感觉优越的香港人就会有一些看法了,觉得将来深圳发展好了,香港的位置就会边缘化。真成了这样其实也是因为香港自己索取的,自己没有去把握发展的机遇。粤港澳大湾区给我们的机遇定位也是很好的,但如果香港自己搞内乱,不把握机遇发展怪不了其他的,不能怪深圳,也不能怪国家。

这样等于香港就会变成内地发展的一个反面教材。香港一直再内乱下去的话,大湾区的城市却在不断地发展,等于是给内地、给世界看:自己搞内乱,经济发展就不会上去,然后成为一个反面教材。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