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小城的假发产业:一顶高档假发价格比得上LV包

天富资讯 2019年07月18日 01:54:21 阅读:30 评论:0

(原标题:山东小城的假发产业:一顶高档假发价格比得上一款LV包)�������。

我国第一部编年史《左传》曾记载�����,王使刘子复之�����,盟于鄄(juàn)而入������。早在春秋时期�����,鄄为卫国鄄邑������。秦朝�����,改甄邑为鄄城�����,一直延用至今������。这座有着2200年悠久历史的古城�����,当下的经济产出与历史厚度并不太匹配������。

山东省发改委主管的一家刊物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山东137个县(市���� 、区)GDP排名及相关数据显示:按GDP总额���,鄄城县为156.7亿元���,排名第126;按GDP增长幅度���,排名第36;按人均GDP���,鄄城县人均2.05万元���,排在第137名����。

在当地为数不多的产业中����,假发制品是其中一个支柱产业���。鄄城县素有“中国发都”之称����,是全国重要的假发制品原料购销集散地和加工出口基地���。目前����,鄄城县共有90万人口����,其中直接从事假发产业的人员就有7.5万人����,也就是说����,每12个人中����,就有1个人是从事该行业的���。

鄄城县官方网站公布的2018年5月份数据显示����,全县假发制品企业220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129家����,产品涉及发帘����、发套����、发块等几十个类别����,年加工各种假发制品1500余万件�������。2017年����,假发制品产业完成进出口10.9亿元����,占全县进出口总额的74.67%�������。

以假发产业为支柱的山东小城鄄城� ����。陈洪杰 摄 #writer摄

当地一位假发制品公司的负责人刘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鄄城县假发行业的辉煌时期其实不是现在���。在顶峰时期��,算上农村的假发制品作坊��,全县有一两千家假发制品小微企业��,每10个人至少有1个人做假发这项工作���。

“近些年假发企业在低端市场上竞争激烈������,日子不好过������,再加上有些假发厂家盲目加杠杆������,做起了跨界经营������,还兼做其它生意���。虽然都是毛发产业������,但是经营的理念大大不同������,有些公司已经做不下去了���。”当地一家城商行信贷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头上的生意����。

在鄄城县城区以东6公里处����,分别规划建设了第一���、第二发制品产业园����,2014年全部竣工后����,近30家假发制品企业先后入驻并投产运营����。

假发制品是以人发或特种化纤丝为原材料���� ,经过一系列工序加工而成的假发制品���� ,主要用于发型妆饰�������、美容美发教学及弥补缺发�������、脱发等���� ,满足特种职业(如演艺�������、律师等行业)需求�����。其中���� ,绝大部分产品用于发型妆饰���� ,属于时尚消费品�����。

刘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制品产业园的主要产品有工艺发条�������、化纤发条�������、化纤假发�������、人发假发�������、教习头等 ��。工艺发条是以人发为原材料加工后经美发师拼接在原发上的条状假发制品;化纤发条是以纤维发丝为原材料加工后经美发师拼接在原发上的条状假发制品;人发假发是以人发为主要原材料并用网帽机织或手织而成的假发制品;教习头是以人发或纤维发丝为原材料制成的供美容美发和教学用的模特教头 ��。这些都是市场上比较畅销的品种 ��。

早在20世纪60年代����,世界假发制品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日本和韩国����,产业集中度较高����,企业生产规模也很大���。日������、韩假发制品企业由于受资源制约和当地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生产日渐萎缩����,并在80������、90年代逐渐转移到中国山东������、河南等地���。

东北证券的一则数据显示���,中国假发制品企业区域集中度很高���,主要在河南������、山东两地�����。中国假发制品企业大部分分布在华中������、华南地区���,其中河南������、山东企业数量最多�����。2017年中国假发制品河南省出口额约为16.11亿美元���,占比高达50.7%;山东出口额约为7.68亿美元���,占比24.16%;湖南出口额约为2.56亿美元���,占比8.05%;安徽和广东出口占比分别为5.04%和3.97%�����。前三大出口省份合计占比82.91%�����。

而对于鄄城县而言�� ��,假发制品产业已经具有40多年的发展历史���。在上世纪90年代�� ��,为数不多的一些市民小商贩开始意识到该行业的发展潜力�� ��,于是在县城附近的村庄收购头发���。2000年后�� ��,当地头发价格开始高涨�� ��,越来越多的农民在农闲季节�� ��,开始到东北三省���、内蒙古���、新疆等地收购头发���。

刘先生称�������,他父亲就是在1988年接触到制做假发这个行业的�������,最开始“倒二手”�������,在外地用较低的价格收了头发后以稍高的价格卖给假发制品企业�����。

到了2011年�� ���,刘先生大学毕业�� ���,和父亲开设了一家公司��。他对记者说:“我主管经营�� ���,父亲主管收货�� ���,公司的原材料主要来自湖南������、四川������、云南等地�� ���,也有来自国外如缅甸������、印度������、乌克兰的��。现在国内原材料的价格比较高�� ���,国内的通货(长发和短发混在一起)1000元一斤�� ���,长发得2000多元一斤;国外的原材料会便宜点��。”��。

假发行业门道多�����,再加上原材料有生长周期并且质量参差不齐�����,行业标准�������、原材料收购价格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经验 ��。“收购头发的事情�����,基本都是有十几年经验的人在做�����,我不管这一块�����,怕折本 ��。”刘先生说 ��。

转型高端市场������。

2018年刘先生的工厂假发制品出口总额为4800万元�����。从国际市场份额来看� ��,北美洲�� �、欧洲�� �、非洲是公司的主要出口对象� ��,90%以上的产品销路是欧洲�� �、非洲和美国� ��,国内市场也有一些�����。

“假发在不少非洲地区成为女性的刚需����。很多女性手头上一有闲钱�� ��,首先会想到美容�� ��,然后是买假发�� ��,再就是买衣服����。”刘先生说�� ��,非洲市场的出口是通过在广州设立办事处的渠道�� ��,做生意的非洲人去办事处向刘先生谈价格�� �、下订单�� �、缴定金�� �、提货�� �、付款�� ��,最后把假发销往非洲����。

不过�����,非洲女人大多是使用工艺发条修饰头发����。工艺发条生产难度相对低�����,价格较为便宜�����,很多本地的家庭作坊雇佣十多个人就可以制作����。“现在竞争压力非常大�����,大家都竞相降价�����,把利润压得非常低�����,非洲的市场目前净利润在3%-4%左右�����,我正在逐步降低公司在非洲的业务比重����。”刘先生说����。

之前�����,刘先生也较为注重欧美市场�����,但是多以半成品为主�����,在低端市场销售������。与日本�������、韩国企业相比�����,中国企业在高档发制品市场竞争力目前还有待提升������。刘先生称�����,对于美国市场�����,非裔人群较大�����,非裔女性潜在消费者人数多�����,消费能力较其它地区也强�����,经过实地调研�����,当地客户比较认可高端真发制品�����,不太喜欢价格便宜的纤维发������。因此�����,2019年他逐步加大投入真发比重�����,已从外地聘请了几位经验丰富的师傅来做产品指导������。

而欧洲男性人群容易掉发����,需使用假发块����、假发套����,这些产品价位比较高����,出口的成品净利润也较高����。“一块精制的男装发块或女装假发售价可高达1000英镑����,甚至1500英镑以上����,价格相当于一个LV包����,这也是公司以后转型的重点方向之一����。假发企业必须主动转型����,加大研发力度����,提升品牌知名度����。”刘先生说����。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高档发套做工复杂�����。以全手织头套为例������,需要先根据客户头型����、尺码来锻造模具������,然后多次把进口胶水刷在头型模具上������,然后再经过多次工序制作完成�����。“一个头套的制成需要耗时几个星期的时间������,但利润可观�����。”刘先生表示�����。

“公司出口额的绝大部分来自欧洲市场������。”刘先生称�����,早在2012年左右�����,在做欧洲市场生意时�����,还获得了一位法国人的投资�����,由此�����,刘先生在中国主抓生产�����,这位法国人主管在欧洲的销售������。

而在美国市场������,销售的渠道主要是通过电商合作�������。刘先生在阿里巴巴速卖通平台�����、Amazon跨境电商平台都开通了旗舰店������,后来又在eBay等网站上开通店铺�������。

借贷成本有所下降�����。

“最近几年� ���,由于一些企业赚了钱� ���,存在过度扩张的问题��。因此� ���,使得一些企业出现经营不善的现象��。”刘先生称��。

“前些年不少公司挣到了钱之后�����,开始做鹅毛 ��、鸭毛等其它毛发行业���。虽然都是毛发�����,但是隔行如隔山�����,里面门道非常多�����,稍有不慎�����,就会出现亏损���。“私人企业主倾向于从规模扩张中得到更大的个人成就感和经济利益���。但不聚焦主业的过度扩张�����,会使企业失去以前的竞争优势�����,这些企业忽视了这方面的风险�����,再加上大多数假发企业是家族企业�����,财务管理不够规范�����,又没有相应的风控措施�����,企业一旦陷入资金困境后�����,金融机构也难以介入���。”当地一位城商行信贷人士对记者表示���。

不过�����,从金融支持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在融资成本上�����,刘先生明显感觉到从去年到今年�����,已经出现了利率下行的变化�����。2018年他从银行贷了500万元的个人信用贷款和500万元的抵押贷款�����,综合年化利率为9%�����。但当时的感受是批复流程比较复杂�����,等了1个月的时间才拿到额度�����。

等到了2018年11月9日�� ��,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支持力度�� ��,切实做到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等各类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解决不愿贷������、不敢贷问题���。明确授信尽职免责认定标准�� ��,引导金融机构适当下放授信审批权限�� ��,将小微企业贷款业务与内部考核������、薪酬等挂钩;力争主要商业银行2018年四季度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比一季度下降1个百分点���。整治不合理抽贷断贷�� ��,清理融资不必要环节和附加费用�� ��,严肃查处存贷挂钩等行为���。同时采取措施做好信贷风险防范���。

这次会议过后����,金融机构的确出现了变化�����。2019年春节前后����,刘先生又向当地的农商行续贷500万元抵押贷款����,这次贷款利率有所降低����,年化利率为8%����,贷款流程也加快了�����。

这半年来���,政策持续利好中小微企业����。今年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加大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力度���,释放的资金全部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清理规范银行及中介服务收费���,切实使小微企业融资紧张状况有明显改善���,综合融资成本必须有明显降低����。3月13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提出优化“两增两控”总体目标������、分类实施考核������、完善内部机制建设������、允许银行在考核时将当年普惠型小微企业不良贷款核销金额还原计算等一系列的细化方针����。

当地的一位城商行信贷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下监管对银行细化考核指标����,银行内部对信贷人员的考核和激励机制发生了变化����,我们有了积极性去支持中小微企业����,再加上目前更加优化的稳健货币政策����,资金更多进入实体经济��。今年银行对中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逐渐降低����,并加快放款速度��。目前该城商行对当地的假发企业贷款年化利率在6%-7%之间��。

第一财经记者在调研中发现���� ,小微企业发达的地区���� ,经济比较有活力���� ,再加上当地各家金融机构竞争激烈���� ,不少小微企业从银行获取的贷款为基准利率上浮10%-20%���� ,资质稍差的小微企业抵押贷款获取的资金年化利率最多上浮30%����。第一财经记者获取的最新数据显示���� ,截至2018年末���� ,山东省农信系统(包括农商行������、农信社������、农合行)不良率达到6.78%����。

假发产业为支柱的山东鄄城���,众多假发企业在平稳发展多年后���,如今又给自己一个向高端市场迈进的期许�����。他们的愿望很简单:愿在国家支持小微企业政策的助推下���,贷款更快一些更便宜一些���,市场更好一些�����。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